新聞辦就青海省“建設國家公園省 傳遞大美青海情”舉行發布會

2019-09-04 13:01 來源: 中國網
【字體: 打印


國新辦就青海省“建設國家公園省 傳遞大美青海情”舉行發布會。中國網 宗超 攝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省(區、市)系列新聞發布會,2019年9月4日(星期三)上午10時,請中共青海省委書記、青海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王建軍,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青海省人民内蒙快3省長劉寧圍繞“建設國家公園省 傳遞大美青海情”作介紹,并答記者問。


國新辦新聞發言人胡凱紅主持發布會。中國網 宗超 攝

國新辦新聞發言人 胡凱紅:

女士們、先生們,大家上午好,歡迎出席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今天舉行的新中國成立70周年省(區、市)系列主題新聞發布會。今天我們非常高興請來了中共青海省委書記,青海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王建軍先生;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青海省人民内蒙快3省長劉寧先生。請他們圍繞“建設國家公園省,傳遞大美青海情”,介紹青海的經濟社會發展情況,并回答大家的提問。

首先有請王書記作介紹。


中共青海省委書記、青海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王建軍。中國網 宗超 攝

中共青海省委書記、青海省人大常委會主任 王建軍:

女士們、先生們、新聞界的朋友們,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明天是青海解放70周年的紀念日。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間節點,很高興能夠通過新聞發布會這個平臺,向大家介紹青海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首先,非常感謝中宣部、國新辦為這次發布會做出的諸多安排,也非常感謝主持人剛才非常簡短的開場給我們留下了寶貴的時間。同時,也非常感謝新聞界的各位同仁能夠撥冗出席。發布會時間很寶貴,我就開門見山、直奔主題給大家作一個介紹。

先簡要說說青海70年來的變化。

伴隨著新中國成立70年的鏗鏘步伐,青海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發展欣欣向榮,地區生產總值比1949年增長335倍,地方財政預算收入比1951年增長6821倍。生態持續向好,森林覆蓋率從不到1%提高到7.26%,藍綠空間占比超過70%。民生邁向小康,城鄉居民收入分別比1978年增長158倍和91倍,義務教育鞏固率達96.9%,人均預期壽命72.05歲。交通走向便利,以機場、高鐵、高速公路為骨架的立體交通網絡基本形成,與祖國內陸和世界各地的聯系日益緊密。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青海工作高度重視。2016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親臨青海視察,提出“四個扎扎實實”重大要求,親手描繪了建設富裕文明和諧美麗新青海的美好藍圖。全省各族干部群眾按照“扎扎實實推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的要求,不斷夯實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按照“扎扎實實推進生態環境保護”的要求,不斷筑牢國家生態安全屏障。按照“扎扎實實保障和改善民生、加強社會治理”的要求,不斷提升各族群眾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按照“扎扎實實加強規范黨內政治生活”的要求,不斷增強黨的政治領導力、思想引領力、群眾組織力、社會號召力。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青海走上了經濟發展、民族團結、文化繁榮、社會穩定、生態良好的康莊大道。

再說說青海“大”的價值和“美”的顏值。

說青海“大”,習近平總書記對青海定位了“三個最大”,就是“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青海作為“三江之源”“中華水塔”和國家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生態資源總價值達18.39萬億元,每年向下游輸送600多億立方米的源頭活水,生態服務總價值為7300億元,氣候調節和物種保有等功能性價值不可估量。

青海的“大”,還在于地域廣袤,資源富集,國土面積占全國總面積的1/13,是我國除自治區以外面積最大的省。作為國家重要的戰略資源接續儲備地,已探明的礦產資源潛在價值達105萬億,新能源裝機容量突破1200萬千瓦,保持著連續15天360小時100%清潔能源供電的世界紀錄。

說青海“美”,美在山川壯麗,美在人民樸實。青海是山宗水源路之沖,昆侖山橫貫全境,三江水奔涌而出,青海湖煙波浩淼,祁連山林海莽莽,大自然繪就的每一幅畫卷都引人入勝。千百年來,生活在這片高天厚土上的各族人民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攜手編織了一幅幅幸福生活的美好畫卷,培育了一座座艱苦奮斗的精神高地。1958年,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朱德同志到青海視察時題詞:“青海地大物博,是祖國的一個十分可愛的地方”。我想,這個“可愛”,就可愛在山川壯美,可愛在人民樸實。

接下來說說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示范省的實踐。

2015年12月9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深改領導小組第19次會議,審議通過了《中國三江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拉開了中國國家公園建設的序幕,具有里程碑意義。2017年6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中央深改領導小組第36次會議,審議通過了《祁連山國家公園體制試點方案》。青海作為三江源、祁連山的所在地,擔負著我國第1個、全國首批10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中的2個試點任務,這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青海的信任和重托。

一般說到公園,給人感覺就是人們游憩的休閑場所,小的就是一個景觀,大的頂多是一個景點,再大也不過是一個景區。而國家公園,是一個大地理概念。三江源國家公園12.31萬平方公里,是北京面積的7倍多。祁連山國家公園青海片區1.58萬平方公里,接近北京的面積。怎樣建設國家公園,建設一個什么樣的國家公園是歷史賦予我們的重大課題。為此,我們提出在三江源、祁連山2個國家公園試點的基礎上,建設具有開先河意義的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示范省,以此來推動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在青海大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為未來國家公園建設提供可借鑒、可復制、可推廣的經驗。

我們確立了“堅持生態保護優先,推動高質量發展,創造高品質生活”的發展戰略,加快推進三江源、祁連山2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在組織架構上,組建了省州縣鄉村五級國家公園管理的“大部門制”實體。在依法建園上,頒布試行了國家公園條例,成立三江源生態法庭。在體系建設上,編制國家公園總體規劃,明確了管理規范和技術標準。在保護發展上,對三江源地區取消地區生產總值指標的考核。在科技支撐上,與中國科學院建立三江源國家公園研究院、設立院士工作站。在人才培養上,省內大學開設了國家公園管理方向的專業學科。在工程項目上,實施三江源生態保護建設一期、二期和祁連山山水林田湖草生態保護修復工程。在綜合管護上,4.3萬名牧民放下牧鞭由草原利用者轉變為生態管護者,可可西里申遺成功成為青海生態文明建設的新答卷。

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示范省的實踐,讓青海變得越來越成為一個有山有水的景觀園,全省各類自然保護地217處,90%的國土是限制和禁止開發區,濕地面積居全國首位。越來越成為一個有樹有草的植物園,現有林地總面積占國土面積的15.3%,可利用天然草場5億多畝。越來越成為一個有獸有鳥的動物園,其中國家一級保護動物22種、二級保護動物63種。越來越成為一個有聲有色的文化園,環保科普和環保法律進學校、進機關、進社區、進鄉村、進企業,珍視環境、敬畏自然蔚然成風。越來越成為一個有滋有味的游樂園,自然美和生態美構成了青海的大美,生態和旅游也結成了一對“親兄弟”。黨的十八大以來,來青海旅游的人次年均增長17.7%,旅游總收入年均增長24.7%。

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示范省讓我們嘗到了甜頭,我們有信心推動示范省建設行穩致遠,逐漸走向成熟和定型。

最后,同大家分享一下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示范省更加美好的明天。

上個月19日,第一屆國家公園論壇在青海舉辦,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發來了寄托著以中國氣魄、中國文化、中國理念、中國智慧、中國自信來建設中國特色的國家公園,讓人類共享生態文明發展成果,充滿無限美好愿景的賀信,全省上下深受鼓舞。當天新華時評發表了記者王立彬的文章,題目是“讓國家公園成為公園國家的試驗田”,為我們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示范省作了鼓與呼。

我們將以習近平總書記的賀信為指引,按照“三步走”目標,開創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示范省更加美好的明天。

第一步,到2020年,完成國家公園體制試點任務,構建起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管理體系基本框架,建成全國生態保護修復示范區、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典范區、人與自然和諧共生先行區、高原大自然保護展示區、優秀生態文化傳承區。

第二步,到2022年,保護和管理體制機制不斷健全,山水林田湖草生態系統良性循環,初步建成以國家公園為主體、自然保護區為基礎、各類自然公園為補充的自然保護地管理體系。

第三步,到2025年,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更加健全,統一的分級管理體制更加完善,保護管理效能明顯提高,建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世界自然保護地典范。

我們將一步一個腳印,遵循自然法則、生態規律和人與自然是生命共同體的理念,建設好國家公園省,傳遞好大美青海情,讓全世界共享“地球第三極”的綠水青山、金山銀山。

有關大美青海的話題還很多,我先介紹到這里。

胡凱紅:

謝謝王書記的介紹。下面開始提問。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視記者:

一說到青海,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青海湖。請問在青海湖的保護上,青海是如何貫徹“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這一理念的?謝謝。

王建軍: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這個問題我來回答。青海以青海湖而得名,青海湖在全國、在世界的知名度和美譽度都很高,我想知名度、美譽度高有兩方面的原因:一方面青海湖是阻止西部荒漠向東部蔓延的天然屏障,是維系青藏高原東北部生態安全的重要節點,這兩句話是習近平總書記到青海視察的時候講過的兩句話,這體現了青海湖的價值。另一方面,青海湖是中國最大的內陸咸水湖,位居中國最美五大湖泊之首,這說的是青海湖的“顏值”。

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保護好青海湖就是要讓“綠水青山出顏值、金山銀山有價值”。在人類發展的進程中,凡是能夠被享用和利用的事物,人類都會賦予其價值和“顏值”。青海湖在綠水青山間出“顏值”,說的是青海湖要好看、耐看,有價值說的是潛在于好看、耐看背后的生態功能。

從“顏值”上來看,中國明代有位旅行家、地理學家、散文家叫徐霞客,他說過一句話“黃山歸來不看岳”,借用他說的話,我要說的是“青海歸來不看湖”。因為,青海湖遠看就像是鑲嵌在群山懷抱之中的一顆藍寶石,近看是碧波蕩漾的一片海,湖上百鳥飛翔,湖中湟魚潛底,周邊遼闊的天然牧場上牛羊在靜靜地漫步,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各種野花爭奇斗艷,特別是到了夏秋季,盛開的一片片金黃色的油菜花讓人流連忘返,田園牧歌般的舒暢讓很多人來此觀光旅游。

保護好青海湖的“顏值”,我們秉承的信念是青海湖很大,不能變小了;青海湖很美,不能變丑了;青海湖的水很凈,不能污染了;青海湖的名聲很好,不能敗壞了。要讓“大、美、凈、好”成為青海湖永久的靚麗名片。

從價值上來看,水是生命之源,習近平總書記講人的命脈在田,田的命脈在水,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要統籌山水林田湖草的系統治理。青海湖的價值,就體現在山水林田湖草的系統治理上。

青海湖是青海的湖,中國的湖,也是世界的湖。讓人們能夠永續享用利用青海湖的“顏值”和價值,我們感到保護好是第一位的責任。對此,我們在借鑒前人保護青海湖智慧的同時,認真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要求,認真思考謀劃了我們這一代人如何保護好青海湖的問題。

在空間管控上,我們正在進一步廓清保護區范圍和邊界,切實做到規劃不留敗筆,保護不留死角;在依法保護上,我們正在抓緊立法,推動完善流域綜合執法、聯合執法,用法治的力量來保護好青海湖;在生態治理上,我們堅持山水林田湖草一體化治理,統籌岸上岸下、水面陸地,依靠科技同步開展生態環保和生態修復,切實維護環湖地區濕地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性;在環保設施上,我們堅持先地下、后地上,按人口密度和聚集度,建設垃圾處理和污水排放基礎設施;在社會動員上,我們啟動“保護青海湖、我是志愿者”行動,推動全社會共保青海湖、共奏生態曲。目前,我們除了承擔三江源和祁連山兩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外,正在積極編制青海湖等國家公園總體規劃,爭取納入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我相信,通過一系列有效措施的實施,未來的青海湖一定會越來越有“顏值”、越來越有價值。

這個問題我就回答到這兒。

人民日報記者: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積極探索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之路,請問青海做了哪些工作?

王建軍:

這個問題請劉寧省長來回答。


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青海省人民内蒙快3省長劉寧。中國網 宗超 攝

中共青海省委副書記、青海省人民内蒙快3省長 劉寧:

感謝這位記者對青海經濟社會發展的關心和關注。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要探索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高質量發展之路,我想這是我們全國上下都要遵循的一項要求。

習近平總書記特別指出,青海最大的價值在生態,最大的責任在生態,最大的潛力也在生態。習近平總書記還強調,保護好三江源、保護好中華水塔是青海義不容辭、來不得半點閃失的責任,這個要求是非常高的。

這么多年來,我們也在這方面積極地進行探索和實踐,剛剛王建軍書記講到,我們積極建設國家公園,同時我們也打造綠色能源、綠色產業、綠色消費,還有綠色農牧業這四個方面的架構,積極地踐行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理念。

第一,在構建國家公園方面,剛才已經講到,我們有先進的理念作為指導,這個理念就是習近平新時代生態文明建設思想,這個是我們的一項國策。我們在這方面有理念的指導,特別是深改委出臺了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的指導意見,我們按照這個指導意見在不斷地推進三江源的保護、中華水塔的保護和國家公園示范省的建設。

第二,我們有實踐的基礎。剛才講到三江源國家公園,這是第一個體制試點的國家公園,青海省2016年開始進行試點建設,時至今年,已經有三年多的時間了,我們想在明年申報啟動正式的建園。2017年,青海省又和甘肅省一起共建了祁連山國家公園,2018年我們出臺了“1+5”規劃,就是三江源國家公園的規劃體系。同時,發布了首份三江源國家公園的藍皮書,就是國家公園公報。今年6月11日,和國家林草局共同啟動了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的示范省,我們簡稱國家公園示范省。應該說在這方面我們也探索了一些好的經驗,得到了方方面面的肯定。

第三,我們有實際需要。大家知道,青海面積是72萬平方公里,位居黃土高原和青藏高原的連接地,是全世界的四大凈土區之一,是氣候的調節器,平均海拔達到4058米,人口較少,但是景色獨特。可以說,人到了青海,可以一天多景、多年一景。剛才講到的青海湖、昆侖山,這都是青海的地理標志。我們也說,全國的大好河山簡約到青海就是山宗水源,因為這里有三江源,有萬山之宗昆侖山,到了青海你們就可以看到祖國山河的壯美。這個地方風高極天,大江初流,是非常壯闊的一個地方。在這個地方建設國家公園確實有與眾不同的地方,也有實際需要。

通過這三方面我想跟大家說,第一我們有先進的理念做指導,第二有多年的實踐探索,第三有切實的需要。我特別要跟大家說一下,在生態保護優先這方面,我們是把國家公園當作一個承載體,就是要實現自然生態的承載力和人類發展生產力的協同。通過國家公園的建設,能夠把這些好的先進理念承載在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建設當中。

青海有217個自然保護地,這是多年來國家授予的各類保護地,把這些保護地有機整合在一起,構建國家公園示范省是非常必要的。

這里面特別要跟大家報告一下國家公園論壇。習近平總書記在8月19日開幕的時候發來了賀信,特別強調了要保持自然生態系統的原真性、完整性,為子孫后代留下珍貴的自然遺產。這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要求,對開好這個論壇給予了極大的鼓舞和肯定,與會的450多位來自全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給予了極大的響應,我們通過一個主論壇、四個分論壇和六個邊會,大家思想碰撞,總結了國家公園這個載體近150年來建設的經驗,提出了很好的建議。我舉個例子,就是美國原國家公園管理局局長叫喬納森·賈維斯,他長期在我們的三江源國家公園跟蹤、監測、評估,提了兩點建議:第一點建議是三江源國家公園建園以后要適當擴大它的邊境,要把能保護的盡量保護在這個體系里面,要加強公園的規劃。第二個建議是我們在三江源國家公園12萬多平方公里的園區里實行了生態管護員的制度,這里面有17211個管護員,對于保護三江源的生態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他們定期要去巡山巡水,而且為脫貧攻堅、脫貧致富增加了必要的收入,一戶大概一年下來能多收兩萬多塊錢。這個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建議把這套獨創的制度在世界上推廣。

同時,還有清華大學的專家也提出,要讓國家公園的文化內涵、教育內涵和生態旅游資源共享,叫人民共享,我們覺得這次論壇開得非常好,最大的亮點就是習近平總書記發來賀信,引起了世界各國乃至全國10個國家公園專家、學者的廣泛響應,認為生態文明建設確實符合當今世界發展的潮流。

在綠色發展方面,我剛才講了四個綠色發展體系。綠色能源方面,第一,青海現在的清潔能源裝機突破了1200萬千瓦,正在打造從青海到河南的世界上第一條全部綠電的可再生能源特高壓通道。第二,我們正在打造綠色可再生能源的基地。第三,實現了全省范圍內連續15日綠電供電的計劃,這也是世界首創。

綠色產業方面,我們現在一改過去高耗能企業入青的條件,開始限制這類企業在青海進行發展,大力地推動循環經濟的發展、數字經濟的發展,循環經濟的產值已經占青海省產值的60%以上。

綠色消費方面,緊密地結合綠電、枸杞、農副產品發展,大家從一次消費、二次消費方面都非常注重綠色消費。

綠色有機農牧業方面,和農業農村部協同共建綠色有機農畜產品示范省,也是全國首家。我們在化肥農藥上要減量,今年第一年實施,化學用量已經減少了24.4%,農藥預計到年底減到20%。

青海是牦牛之都、藏羊之府。青海的牦牛占了世界總量的三分之一,藏羊味道也是非常鮮美的。我們進行可追溯體系建設,在綠色發展方面都有了一些新起色和新成就。通過這些年的實踐,我們也切實感到,在青海推進以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為導向的高質量發展是非常有益的,符合青海省情,也符合中國國情。

下一步,我們要進一步提檔升級綠色發展方式,進一步強調生態保護優先,為高質量發展不斷探索路子,我就講這么多,謝謝。

阿聯酋中阿衛視記者:

我們想了解怎么保護大自然。青海省在大自然保護方面比較突出,大家都比較了解,請問青海是怎么保護大自然的?謝謝。

王建軍:

請劉寧省長回答。

劉寧:

謝謝,這個問題提得非常好,這是人類的一個共同課題,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要求,要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但是尊重自然不代表消極依靠,我們還應該主動地在發展中保護、在保護中發展。青海幅員遼闊,保護好自然,首先要探尋自然的規律,在自然的演替當中,順應這樣的規律,但也決不是盲從。我們中國歷史上就有天人合一的想法,就是人本身是自然的一部分,同時有相對的主動性,人在自身的活動當中要順應自然的發展規律,同時要積極地保護自然。

在這里我給你舉個例子,大家可能知道,青海有全國最大的世界自然遺產地——可可西里,可可西里這個名字大家一聽覺得很新穎,可可西里的意思是神秘的少女,它的面紗一直很神秘,因為它在4500米的高原上,有6.03萬平方公里,它是我們剛才提到的三江源國家公園重要的組成部分。提到可可西里,大家就會想到高原精靈——藏羚羊。可可西里有一個卓乃湖,卓乃湖是藏羚羊的棲息地、繁育地,藏羚羊每到產子的時候,都要到卓乃湖這個地方來。藏羚羊一度從數十萬只減少到兩萬只,現在又恢復到了七萬只以上了。可以說,可可西里生態自然恢復的非常好,大家可能知道一個人的名字,叫索南達杰,他曾經為了保護可可西里的自然生態,為了保護藏羚羊不被非法獵取,付出了生命。在去年改革開放40周年的時候,國家授予他“改革先鋒”的稱號。我覺得這都是我們為保護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遺產做出的努力。

但是時至今日,絕不是僅僅保護一、兩種動物,現在在三江源區,有蹄類的動物已經恢復到18萬只,青海有603種各種動物屬種,有了大面積恢復,生產力、生長力在不斷增強。

最近我們遇到了難題,那就是由于生態恢復、植被恢復和降雨量的增加,還有局部氣溫升高,導致卓乃湖降雨量比較豐沛,卓乃湖以下還有三個湖。降雨豐沛以后,把四個湖連通起來,最下一級的湖叫鹽湖,這四個湖連起來以后,也證明了現在大自然在不斷演化。原來下游鹽湖的湖面只有46平方公里,現在已經有204平方公里了。我們本來預計,由于降雨和融雪,今年8月底就要漫溢,一旦漫溢以后會帶來一些自然災害,因為下游是大量的沼澤、濕地和凍土,水流一旦漫溢就可能把這些凍土、沼澤沖刷掉,甚至對下游沿途經過的青藏鐵路、青藏公路還有輸電線路等帶來影響,因此我們就采取積極措施,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要求,按照國務院韓正副總理的部署,首先制定了“1+6+1”的應急處置方案。這個方案是由自然資源部牽頭,國家應急部、水利部、國家林草局等有關部委進行審議,同意了這個方案,這個方案制定還是非常細致的。同時我們也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進行了報備,因為它是在自然遺產地。

第二是組織施工,今年7月15日我們開始應急工程施工,防止它漫溢以后造成潰決,如果一旦潰決四湖連通,水量是非常大的,僅鹽湖內就存有35億立方米的水。到8月20日基本完成了應急工程的建設,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上去了1800多人,4500米的高原,500多臺機械,其中發生高原反應抬下來的就有140人左右,施工是非常艱難的。

第三是進行引流,應急工程建成以后,要開始把鹽湖的水放下來,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啟動了二級應急響應,沿途進行了有效的監測和防護,從25日10時38分開始放水,到現在為止應該說險情總體可控,鹽湖的水已經順利地引流到了下游的清水河,進入了通天河。“1+6+1”六大項防護工程得到了有效的保護。這里面我們特別強調了“三個安全”,第一個安全就是人員安全,人員的安全除了施工人員的安全以外,還有周邊老百姓的安全。第二強調了生態安全,因為它是一個鹽湖,如果一旦發生潰決,除了四湖的水要傾瀉以外,還會帶來生態污染。第三強調了工程安全,下游的青藏鐵路、青藏公路的安全,應該說到目前為止險情可控,但是我們還在進一步監測當中。

我想通過這個例子回答這位記者的提問,就是在順應自然、尊重自然的同時,保護自然絕不是盲目地等待自然的演替,而是在人力可能干預的情況下,對于自然災害可能造成的破壞,進行積極主動地保護,謝謝。

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央廣記者:

北京世園會是全國乃至全球園藝精華的縮影,我們知道青海也共赴了這次北京的綠色之約。9月1日到3日,北京世園會舉辦了“青海日”活動,能不能介紹一下青海園的情況?謝謝。

王建軍:

請問這位記者先生您去過世園會嗎?“青海日”是9月1日到3日,我正好來北京參加這次發布會,9月2日和我們的省委常委宣傳部長、省委常委秘書長一塊兒去看了。當時的場面非常熱鬧,青海帶去了很多地方的小吃,有拉面、有雜碎湯、有牛骨髓等很多美食。我說這么多人在干什么?那一天是免費的,好多游客想免費品嘗后再游園,整個活動舉辦得非常好。去世園會,除了看景觀以外還有旅游,就是吃喝玩樂一體。我覺得這個活動非常成功,除了展示青海大美的一面之外,還推介了青海的地方特色產品。

世園會整個園區占地500多公頃,設計得非常大氣,中間是中國館,我們也進去了,31個省區市都在館里面有展示。青海園有1800多平方米,設計比較古樸、典雅,進園的大門以三江源為設計理念,展示的是長江、黃河、瀾滄江,旁邊是一組藏羚羊的群雕。剛才劉寧省長也在介紹中講了,藏羚羊是高原精靈,是最能夠代表青海的野生動物。整個青海園的布展簡潔、清晰、明快,而且富有動感。進去以后再往前走是一座河湟民居。青海除了黃河,還有一條湟水河,是黃河的重要支流。湟水河流域是青海主要人口的居住地,面積大概是兩萬多平方公里,將近70%的青海人居住在那里,千百年來創造了燦爛的河湟文化。

整個世園會,31個省區市都有很精彩的布展。作為青海人,我覺得青海園是最美的布展之一。世園會一直延續到10月7日,但“青海日”只有三天時間,后面去的話,“青海日”的熱鬧可能不能完全感受到了。記者朋友如有興趣,如果想吃青海的牛肉面或者雜碎,我誠摯邀請你們到青海來看一看。

這個問題我就回答到這兒。

臺灣聯合報記者:

我們還是關心國家公園的問題。這幾年來有很多游客陸陸續續到了青海,自然會對生態保護造成一定的影響,將來成立國家公園管理局以后,會不會對一些游客進行限制性的措施,比如我們知道在某些國家公園里,他們對某些地區的游客,有一定數量的限制,將來進入這個國家公園會不會要進行申請或者做一些像申請這樣的工作,才能進入國家公園去游玩?如果沒有進行申請,進入國家公園會不會有一些法則?未來在所謂的國家公園里面,如果有一些違規違法行為的時候,這樣處理的法則會不會有一定的效果,遏制違規違法的行為?我想問一下這個法則大概是什么樣的。

王建軍:

請劉寧省長來回答。

劉寧:

謝謝這位記者的提問,這位記者朋友你提的這個問題實際上對我們也是很好的建議。對于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這是一個命題、也是一個主題。我覺得在世界國家公園近150年的發展史上,中國在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提出,建設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這是一個創新,不僅是一個國家公園,而且把各類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當作山水林田湖草一個生命共同體來看待。我們建好國家公園,首先就是要做好自然生態的單元和人類社會管理單元的協同,要把這個行政邊界和自然生態的邊界協同起來,而不是僅僅只在里面命名一個公園就進去大量地旅游。實際上,在國家公園這樣一個載體上,要做到自然生態的承載力和人類社會發展生產力之間的協同,如果能夠做到這樣的一個協同,我覺得就處理好了發展與保護的關系,所以在這個當中,必然的如果出現了包括旅游在內的對公園里面的生態環境帶來影響的話,是需要強化這方面管理的。

我再舉個例子,比如說剛才我說到的可可西里,實際上可可西里作為世界自然遺產地也好,還是作為三江源國家公園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好,我們和西藏的羌塘和新疆的阿爾金山都是聯動的,如果出現了對二級保護動物、一級保護動物帶來的傷害,都要互相協同追責的。在青海有一個阿尼瑪卿雪山,它在九寨溝的上游,九寨溝的風光大家都領略過。阿尼瑪卿雪山是小冰川時代的遺址,山里有360個湖泊,最高峰是5369米,這個山原來是非常特殊的旅游景地,現在出于保護的原因,我們把它關閉了。另外,剛才講到的青海湖有一個鳥島,有幾千種鳥類,都是候鳥,原來人們都可以去參觀、去拍照,現在也進行了有效的管理。但是管理不代表是完全地封閉,我覺得將來隨著發展,生態旅游一定會在國家公園里面發展起來,而且我相信通過這樣的一個體制建設,會把我們的管理和自然的生態需求緊密地聯結在一起。就把責任的邊界和保護的價值,以及開發的潛力緊密地協同起來,這樣不僅為當地的發展,也為全國乃至世界起到一個示范引領的作用,謝謝。

中新社記者:

謝謝主持人。我們知道習近平總書記近年來反復強調,新時代干部要有新擔當新作為。想請問一下,青海的干部是如何具體踐行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謝謝。

王建軍:

謝謝您的提問,這個問題我來回答。回答之前我先介紹一下,青海是精神高地,誕生過“兩彈一星”精神、“五個特別”的青藏高原精神、“兩路”精神和玉樹抗震救災精神。

我為什么從青海的精神說起呢?因為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一定要有精神來支撐。剛才劉寧省長也介紹了,青海平均海拔是4058米,是什么概念呢?就是海拔每升高1000米,氧含量比海平面下降10%。在青海這個地方工作和生活,平均缺氧40%左右,如果沒有這些精神,談擔當、談作為基本上是做不到的。

您這個問題提得非常好,在這里我想舉個例子來回答您的提問。青海確實是一個有擔當、有作為的地方。今年6月,國家對“人民滿意的公務員”和“人民滿意的公務員集體”進行了表彰,受表彰的集體有我省三江源國家公園管理局黃河源園區管委會。這個集體中有一位叫甘學斌,今天早上我們和胡局長溝通交流的時候也提到,甘學斌在受表彰的第二天也在國新辦中外記者見面會上介紹了黃河源園區的情況。我為什么要舉這個例子呢?因為以甘學斌為代表的黃河源園區干部,是青海干部擔當作為的一個典型。

黃河源就是黃河發源的所在地,當年李白有詩“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這首詩膾炙人口,大家都能背。李白非常浪漫,但我想他可能沒有去過青海,沒有到過黃河源,可能到了之后,他就沒有這么浪漫,因為浪漫背后是無盡的艱辛。

黃河源所在的果洛州,是全國30個少數民族自治州中海拔最高、氣候最惡劣、條件最艱苦、單一民族比例最高的地方。這個地方海拔4500米,在這里生活,如果沒有高壓鍋飯都做不熟,沸點比內地低,80度基本就開了,所以做飯得用高壓鍋。到那里以后,高原反應的感覺是什么樣呢?頭上像頂了一個罩子一樣,腳下輕飄飄的,始終是一種感冒的感覺。所以到了高原,心跳就加速,在內地每分鐘60-70次,到那里100次甚至150、160次,都非常常見。在那里堅守是一種奉獻,這種奉獻也可以理解為一種擔當、一種作為。那里人的平均壽命是比較低的,我們全省平均壽命是72歲,那里平均只有55歲。就是在這塊人類生命的禁區,孕育了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黃河源園區的面積是1.91萬平方公里,里面大小星羅棋布的湖泊有5000多個,黃河水43%的流量在這里形成。

黃河源園區成立于2017年9月,園區有55名工作人員,三年來集中開展巡護111次,巡護里程達到7.3萬公里,每個月要巡護3次,由于距離遠,每次一出門就是7天到8天。確實,在那么艱苦的地方守護中華民族的母親河,他們付出了巨大的艱辛。

今年春節前后,果洛州遇到了雪災,園區也同樣經受著雪災的考驗,55名工作人員與當地黨委、内蒙快3和居民一道,鏟積雪、清道路、運草料,救護野生動物。應急管理部啟動了國家IV級救災應急響應,也給予了很大的支持。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特別是在園區55名工作人員的努力下,園區的災害降低到了最低程度。黃河源這個集體能夠獲得“人民滿意的公務員集體”稱號,是黨和内蒙快3對他們堅守在艱苦地區的一個褒獎,也從一個側面展現了奮斗在高原地區各級干部的擔當和作為。

祖國的山河湖海總要有人來守護,不管誰來堅守,他們都是我們心中最可愛的人。除了黃河源園區這個集體,我們省還有四人獲得“人民滿意的公務員”稱號,他們的事跡同樣非常感人,是青海各級干部新時代、新擔當、新作為的一個縮影。

這個問題我就回答到這里,謝謝您。

胡凱紅:

最后一個提問。

經濟日報記者:

我們都知道青海曾經是深度貧困地區,能否介紹一下在打贏脫貧攻堅戰當中,青海有哪些典型的做法,謝謝。

劉寧:

謝謝這位記者朋友的提問。確實剛才王建軍書記說了,青海由于特定的地理條件,地位特殊、省情特殊,除了生態保護的一面還有高原艱苦的一面,這一面它具體表現在我們是全國“三區三州”深度貧困區,也是六盤山集中連片的貧困區,我們總共有8個市州,其中6個州是藏族自治州,它全部都是屬于“三區三州”的范疇,另外2個市是屬于六盤山集中連片區,應該說脫貧攻堅的任務非常重。如果要想提綱挈領地回答您這個問題,我想這樣來說,我們在這些年脫貧攻堅當中,主要在三個方面下了功夫:

第一,精準扶貧。精準扶貧是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重要論述的要求,做到“六個精準”,首先就是精準識別,我們識別了52萬貧困人口,可以說這些年我們都把目標集中在建檔立卡貧困人口上,大家如果來到青海,就會發現除了建檔立卡的貧困戶以外,非建檔立卡的一些群眾在發展上還是存在著很多困難的,所以對于扶貧,一個人可能帶動一個村。我們制定了“1+8+10”的政策,這些政策應該說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一是在勞務輸出方面,我們集中打造“拉面經濟”,這個拉面很多叫蘭州拉面,實際上是青海人辦的,是我們青海海東群眾走出來辦的,我們有時候也說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我們這個拉面是向蘭州學習的,但是青海的拉面味道也非常好,大家有時間可以品嘗,我們現在大概有將近20萬的拉面手藝人在全國各地開拉面館,在全國各地大概有2.72萬家,每年的產值差不多有150多個億。今天青海省的展廳展出了青繡,我們有30萬的繡娘,現在全部都是手工刺繡,青繡下面有8大流派,藏繡、盤繡、堆繡種種,這是指尖上的功夫,也是頂尖的技藝,繡得非常好,風格也非常好。這些都是我們在勞務輸出、產業發展方面的代表,當然我們還有很多,比如藏袍。

二是在生態扶貧方面,剛剛我講到了設置草原、濕地、林業生態公益的管護崗位,總共現在有12.6萬個,除了國家給的一部分補助以外,從省財政上拿出錢來,讓他們管好生態、護好林、管好草,同時也給家里帶來了收入,戶均年收入增加2.16萬元。貧困群眾在生態看護中得到了更多的實惠,獲得感在不斷地增強。

三是易地搬遷扶貧方面,我們聚焦了3.34萬戶,將近12萬“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的貧困人口,把他們搬遷出來,現在可以說“十三五”期間計劃的搬遷人口全部已經完成了,這個起到了重大的作用。我們青海有5億畝的草原,屬于高山草甸草原,種類比較多。牧民夏季在山上放牧,冬季回到城里當社區居民,生活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比如說,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親自視察了海東市互助縣班彥村,班彥村群眾從山上搬到山下來,現在發展得非常好,可以說這個地方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老百姓富裕起來了,同時也找到了發展的產業,技能也提高了,現在這個村里面家家戶戶都自發掛領袖像,說社會主義好、跟著共產黨走,這里的老百姓人心樸實,做到了管肚子也管腦子。

四是教育扶貧方面,我們持續改善貧困地區的辦學條件,現在藏區所有學生和六盤山集中連片區的學生都實行了15年教育資助政策,控輟保學的經驗做法得到了國家教育部的肯定,今年在青海專門召開了全國控輟保學的現場會,義務教育鞏固率達到了96.8%,有去過青海的朋友知道,宗教和教育爭學生,有很多小孩如果不控輟保學就到寺院里面去了,這對青海來講還是一個很大的挑戰。

五是醫療扶貧方面,我們把大病集中救治擴大到30個病種,救治方面加大了力度,推行一站式付費結算,大病保險、醫療救助、商業補充醫療、基本醫療這四道保險線聯動起來,現在貧困群眾住院費用自費比例控制在10%以內,這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這也是脫貧攻堅當中老百姓得到的最實惠的事情。

最后還有一個社保兜底,我們率先打通了低保的標準和扶貧的標準“兩線合一”,就是最窮的、最貧困的、沒有生產能力的有低保來兜底,這也是國家的一項政策,這是我說的第一方面,主要是精準扶貧。

第二,精神扶貧。精神扶貧這個提法可能在其他的地區不那么重要,但是在青海尤為重要,大家知道青海是多民族、多宗教地區,我們少數民族占比達到47.7%,宗教發育尤其是藏傳佛教和伊斯蘭教,很多民族地區的老百姓對宗教的信仰是很虔誠的,所以我們一定要從精神上“扶智扶志”,從小就要有自我發展的意識,所以精神扶貧在青海就顯得尤為重要。在這些方面我們已經先期在13個縣開展了精神扶貧的試點,取得了很好的成績。

現在精神扶貧加上精準扶貧,我們有60%的貧困縣已經摘帽,90%的貧困村已經退出,還有85%的貧困人口已經脫貧,我們還剩下多少呢?我們還剩下17個縣、170個村、7.7萬人,但是這里面多數都是深度貧困人口。17個貧困縣里有12個是深度貧困縣,7.7萬貧困人口中6.4萬是深度貧困人口,所以這個任務還是非常重的。

第三,對口扶貧。對口扶貧得益于黨中央的好政策,得益于全國的幫扶,有6個省份對口援青,主要援助我們的藏族地區。我們有6個州是藏族自治州,全國除了西藏以外有10個藏族自治州,青海占了6個,是大頭。這6個省市傾心傾力支持青海的脫貧攻堅,這些年發揮了重要的作用。玉樹就是北京市幫扶地區,果洛是上海市幫扶地區,他們都派出組團式的幫扶,從人才、教育、醫療、資金、項目、產業上給了很大的支持、幫助,這是一個方面。

同時,還有32個國家部委跟我們簽署了幫扶合作的協議,支持青海省的脫貧攻堅工作。除了這32個國家部委以外,還有18個央企支持青海的脫貧攻堅工作。前不久,國資委的郝鵬主任帶著48家央企和部門負責人,到青海進行了支持。還有今年8月在青海召開了全國民營企業500強峰會,民營企業積極支持,這是第二個方面。

還有本省干部群眾的支持,我們已經派出了第二批的第一書記到了各個村,第一書記和扶貧駐村的干部現在大概有1.5萬名,14.5萬名黨員干部職工與16萬貧困戶結對認親,559家民營企業與731個貧困村建立了結對幫扶的關系,這些應該說發揮了重要的對口扶貧作用,這是第三方面。

通過這些我們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果,我們有信心和全國一道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我們今年有一個最大的目標就是絕對貧困人口清零,為此我們制定了清零的行動計劃,除了按照國家的要求以外,專門就“兩不愁、三保障”,加上飲水安全進行支持,我們有決心在今年年底把絕對貧困人口清零,在明年繼續鞏固提高,同時制定出臺鄉村振興戰略和脫貧攻堅的銜接政策,相應地解決一些相對貧困人口的困難,讓產業興旺起來,為建設和諧美麗的新青海做出貢獻。

胡凱紅:

最后,我們請王書記再講幾句。

王建軍:

謝謝主持人,謝謝新聞界的各位朋友。這次發布會的主題是“建設國家公園省、傳遞大美青海情”,我們想表達的寓意是,自然是美麗的、生活是美好的。新聞發布會就要結束了,我們相聚的時光是短暫的,但是發布會的場景深深地印刻在了我們的腦海中。能夠和大家做這樣的交流非常難得,如果大家能夠記住我們介紹的只言片語,我們會感到十分的欣慰。如果還有點遺憾的話,也有機會來彌補。今年11月,青海將在外交部舉辦“大美青海從三江源走向世界”全球推介活動。在這里,我和省長也向大家發出邀請,歡迎新聞界的朋友們屆時光臨,為青海的發展鼓與呼。沒有去過青海的記者朋友,我們也歡迎大家來大美青海走一走。再次感謝主持人、感謝新聞界的朋友們。

胡凱紅:

今天的發布會到此結束。謝謝王書記、劉省長,謝謝各位。

【我要糾錯】 責任編輯:黃頔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回到 頂部